阿根廷足球股改战争:复制英超追赶巴西? 投资在路上盈利模式呢?

新总统米莱对阿根廷足球开出的药方,是强行私有化,引入外资。但就算有十亿计的美元涌入,救得了一时,如何救一世?探索真正属于自己的盈利模式,才是任何一国职业足球的根本。

记者寒冰报道阿根廷去年12月28日生效的《紧急必要法案》第334条,是对该国1974年诞生的《体育法》的彻底修订,为俱乐部私有化扫清了法律障碍。新总统米莱此举,也让阿根廷体育联合会发出警告:强制私有化侵犯了体育民间协会的自主权,很可能招致国际足联的全球禁赛。尽管如此,米莱仍坚持强推俱乐部私有化。他需要在尽可能快的时间内,促成一个私有化成功案例形成示范效应。

上周,米莱向公众透露:切尔西老板博利已寻求收购一家阿根廷俱乐部,目标包括博卡青年、竞技、纽维尔老男孩、班菲尔德、拉努斯和拉普拉塔大学生。切尔西刚收购了法甲的斯特拉斯堡,正在像曼城的城市足球集团以及美国富豪泰克斯托一样,建立全球卫星俱乐部网络。米莱预测,一旦美资进入阿根廷,投资额很快会达到10亿美元以上。毕竟,阿根廷的邻国巴西已经有美资蜂拥而入。

米莱还抛出另一张王牌:中东的30亿美元资金随时可以收购俱乐部。曼城所在的城市足球集团,刚在巴西和乌拉圭收购了俱乐部。他们的下一步会是阿根廷吗?这位博卡青年球迷现身说法:“如果有资本收购博卡青年,将让我们永远成为赢家,河床将无法在博卡青年身上取得任何胜利。”但即使有投资,与整个阿根廷一样深陷危机的足球产业,如何让投资者看到盈利希望?米莱给出了一个答案:“投资可以重点放在球探系统,更大范围地发掘人才。”

米莱表示很多欧洲豪门都在阿根廷寻找人才,刚被曼城签下的17岁少年埃切维里,被布莱顿签下的博卡青年19岁天才巴尔科就是最新案例:“阿根廷被认为是无可争议的人才库,新的投资将让人才产生更大价值。”这让人联想到亚马逊平台热播的剧集《足协主席》:以前任阿根廷足协主席格隆多纳为原型,荧屏里的主角早已说过:“阿根廷球员就像油井,必须吸干最后一滴。”出售球员牟利是阿根廷的传统收入模式,如何将新星卖出天价,现在成了阿根廷足坛的一大任务。

巴西的维尼修斯、罗德里戈、罗克、恩德里克,都能在半成品状态下卖出4000万欧元量级的高价。阿根廷的埃切维里、巴尔科、罗海塞尔、普雷斯迪亚尼、小雷东多,却因阿根廷俱乐部糟糕的财务状况,只能卖出1000万欧元的量级。市场上阿根廷球员与巴西球员的巨大价格落差,在米莱看来,就是人才估值没有得到资本的抬升。

米莱的设想是让北美、中东的投资者,将阿根廷足球带到美国迅猛增长的拉丁裔市场,同时与欧洲豪门分享中东市场。在此之前,日本曾是阿根廷和南美足球重要的海外市场。2008年-2019年,日本联赛杯冠军与南美杯冠军每年都有1场商业赛,阿根廷球队参加了5次。但赛事因商业价值太低而夭折。近10年,阿根廷俱乐部还尝试通过参加欧美杯等商业赛进入北美市场,博卡青年2021年年底还在沙特与巴萨踢了马拉多纳杯,但都没有形成规模效应。而英超和欧洲豪门从国际冠军杯开始深耕北美市场,经过10年时间已经非常成熟。在米莱看来,阿根廷足球的希望就在于北美和中东资本带来的投资和新市场。当然,想要形成规模效应还需要时间。

阿根廷俱乐部私有化的标杆虽然是英超,但在足球文化、社会和经济水准方面,已开始俱乐部私有化的巴西才更有参考价值。巴西职业足球原本同样是会员制非营利俱乐部体制,但为拯救疫情后困难重重的足球产业,2022年8月巴西政府修改法律,完全放开俱乐部私有化。早在2021年底,罗纳尔多领衔的财团就收购了在巴乙联赛挣扎的母队克鲁塞罗,并成功带队升级。2022年初,水晶宫美国大股东泰克托尔收购了博塔弗戈。8月,美国777 Partners基金以1.4亿美元收购达伽马70%股份,还承担了达伽马1.4亿美元的债务。

2023年曼城的城市足球集团以2亿美元高价收购巴伊亚俱乐部,巴西私募基金Trecorp Partners以2.6亿美元收购南方的库里蒂巴。卡塔尔财团则对刚刚降级的桑托斯很有兴趣,米涅罗竞技、弗鲁米嫩塞也都委托了投行寻找投资者。科林蒂安和帕尔梅拉斯这样资本雄厚的俱乐部,则更倾向于出售部分股份的多元化机构。毕马威咨询公司认为,未来两年巴甲将有10家俱乐部被收购。足球产业仅占巴西GDP的0.75%,在英国和意大利都是3%左右,西班牙是1.5%,外国投资者认为巴西还有很大的足球产业市场等待开发。

资本的涌入为巴西足球产业的确带来了一些收益,环球电视台和亚马逊平台以21.5亿巴西雷亚尔(4.3亿美元)高价竞标2025年的巴甲转播权,是之前合同金额的2倍!2022年巴甲20家俱乐部总营收达到14亿美元,不过前8名没有1家是私有化俱乐部。被收购的俱乐部只有库里蒂巴收入增长近乎翻倍,克鲁塞罗和弗鲁米嫩塞均只增长了10%左右,巴伊亚甚至还下跌了近43%。只有红牛集团收购的布拉甘蒂诺在4年里营收增长了6.7倍,从巴甲垫底一路升到前8名。

然而,资本对巴西俱乐部的横扫并非皆大欢喜。达伽马俱乐部只收到了777 Partners基金4期应付款的前两期,俱乐部2002年底升到巴甲后,还因3笔转会费逾期未付被国际足联禁止引援3个转会窗,直到去年9月才付清全部转会费欠款。但上赛季达伽马最终险些降级,美国老板表示收购后已投入了超过6000万美元,达伽马球迷却极为不满。不仅因俱乐部成绩糟糕,还因并未看到营收大幅增长。显然,即便是GDP总量比阿根廷大3倍的巴西,也无法短期内通过外来投资大幅度提升被收购俱乐部的营收。更何况市场体量小,又深陷外债和通胀危机的阿根廷?私有化,向市场求生存,对阿根廷足坛来说,绝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