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字干货告诉你什么是假球!

本次世界杯,出席了很多新彩民,由于大家对于彩票的所知都是从0到1的过程,我相信大家被老司机的各种阴谋论已经整的对世界丧失了信心。

世界杯真的有假吗?我认为这个问题你们未必能找到答案,但如果你知道假球的分析,可能对很多事情也就豁然开朗。 事实上,无论什么行业,都有假,这不仅仅是足球。

我们无需妖魔化世界杯的每一场比赛,足球是圆的,但一场假球,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一场假球,可能其涉猎的最高层面,也都是很低级的赛事上。以下为这篇文章的全文。

在新加坡的时间让我们有机会接触驰骋在过去的世界上最大的假球集团的几个人物,他向我们透露了威尔逊·拉杰·佩鲁马尔,此人现在依然在匈牙利被刑拘,他之前是在芬兰的狱中度过,他很乐于告诉我们一些事情,我们提供了我们的地址。

在匈牙利的监狱,威尔逊开始给我们书信交流一些简单的事情,他强调了现在的压力,同时解释了自己参与五家新加坡假球集团的假球案件,他在这些集团都有股份。

“我是威尔逊·拉杰·佩鲁马尔,我现在依然在匈牙利被拘留。”威尔逊在信中写了自己的状况:“我相信你们已经意识到我和陈薛荣发生了内讧,如果不是因为他和警方的透露,我不会被抓。”

威尔逊强调陈薛荣是真正的主谋,也是全球假球案的真正幕后老大,但他在意识到事态不妙的时候选择将威尔逊拿出来当垫背的。所以芬兰警方在威尔逊去芬兰赫尔辛基的路途中被逮捕了,当时的理由是威尔逊使用了假护照,通常这个假护照如果没有内部的人捅出来,是很难被发现的,因为威尔逊和大部分东南亚人的面孔是很难被人看出区别的。威尔逊写道:“芬兰警方将这个叫乔塞·谭谢的身份递交给国际足联安全部的负责人伊顿,伊顿发现了问题,同时发现了威尔逊操纵假球案的问题。”

“我很确信你们已经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无法从芬兰出来的,谭谢和安东尼·桑迪亚也一同被捕,虽有警方从谭谢入手,促使他透露了这次假球案的全部经过。”。威尔逊在信中强调他这次去芬兰本来是操纵假球案,他的同伙和他都被抓了,谭谢和桑迪亚就是他最得力的两个助手,但他相信这一切都源于新加坡的“老大”陈薛荣把他们吐了出来。

威尔逊信中说:“我在1992年就认识陈薛荣,他在90年代就开始操纵外围赛马以及东南亚的假球,陈薛荣在新加坡是一个很神秘的人物,看起来他不是什么大佬,但他在1994年世界杯因为无法支付150万赌球的费用而被人追杀,最终他和一些地下财团合作,决定通过操纵假球来偿还这笔费用,于是他得到当地黑社会的默许,从而才敢重返新加坡。”

陈薛荣在1994年的马来西亚杯制造了巨大的假球麻烦,并且获得了成功,随后他开始通过这笔不菲的盈利偿还了费用同时开始更多的探险,于是欧洲是他的下一个目的地,威尔逊继续写道:“陈薛荣是一个很神秘的人,我和他的交流都是用神秘X代替他的姓名,因为他很担心自己的一丝一毫被曝光,他的聪明征服了我,让我给他做牛做马,同时他也用自己的这种计谋成功登陆欧洲足球,其实欧洲的假球案件很早就被控制了,到了1998年亚洲让球盘出现后,这个问题就更加容易和简单了。”

我们在又一封邮件询问更多关于神秘X陈薛荣的事情,威尔逊继续写下一封电邮说道:“他操纵了一个叫瑞士的齐亚索俱乐部(FC Chiasso),新加坡人当时已经在陈薛荣的带领下屡屡通过马来西亚杯牟利,所以陈薛荣发现这个比赛他很难买通所有环节,因为竞争对手太多,所以他开始向其他的东南亚国家和欧洲进军,因为他的先下手一步,所以当其他人依然在马来西亚杯的假球控制中你死我活的争夺时,他悄悄在欧洲布局,躲开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警方的关注。”

“1995年,我们开始参与英超的假球控制,几乎当时报纸上所提到的任何和假球有关联的信息,陈薛荣都参与了,不过他是安排一个马来西亚人出来当垫背的,例如1997年,他让这个马来西亚人来控制西汉姆联与水晶宫的假球,同时又让温布尔登和阿森纳的比赛成为假球的关注焦点,这意味着英超的伦敦球队已经被他们彻底介入进去,而当时在欧洲,英超是最繁华的足球舞台,没人相信那儿的队员,裁判,教练,球队会被假球控制,因为他们有更好的,更健康的收益,干嘛还要假球?”

直至2000年后,所有的问题才更彻底的曝光,因为没有多少球队通过足球能够带来直接的盈利,所以即便是那些大俱乐部,在出现入不敷出,同时球迷还在要求你购买更多球员的时候,你的钱得不到董事会的批准,于是只能通过假球来解决一些工资支付以及其他的费用问题。

我们想进一步询问如何制造假球?威尔逊的电邮继续说道:“无疑最好的方法就是停电这样的简单粗暴的方法,因为在90年代互联网还不够发达,有些事情无法临时通知比赛的每个关键人,那么先让其停电就很好解决了。”

并不是每一次假球都能成功的,例如巴塞罗那这样的球队你很难控制,但这不代表不能控制,只不过是陈薛荣没有在那个时候做好功课。一场欧洲冠军杯的比赛中,费内巴切被陈薛荣买了胜利的赔率,而对手是强悍的巴塞罗那,所以你可以想象他能够赚多少钱了,但问题是巴塞罗那上半场就4比0领先,这意味着费内巴切必须在下半场进5球,显然不可能,于是他在比赛中采取极端手段要求停电并且希望一直不能修好,这就可以取消比赛,那么陈薛荣的重注就会被取消,但似乎什么环节没有做好工作,停电几分钟后,电工就修好了泛光灯,所以比赛继续进行,这让陈薛荣非常愤怒,他将马来西亚的三个地下庄家骂了一个遍,因为这些人没有在比赛过程中跟紧欧洲的操作人。

但陈薛荣并没有气馁,他认为欧洲还是距离遥远,所以他控制不够得力,所以他和新加坡以及马来西亚的地下财团决定加大投资费用,因此接下来几年他们在欧洲的赌场有很多的朋友,努力尝试向一些俱乐部扮演慈善家借款接济,一旦当他们无法偿还的时候,就开始安排假球迫使他们误入歧途,这是陈薛荣在欧洲成功的方法,不过他的身份很多人依然不了解,他都是通过好多个联系人在负责接洽,他很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被曝光。

瑞士齐亚索是第一个接受“救济”并大方的让陈薛荣入驻的俱乐部,通过这个俱乐部陈薛荣接触到了东欧的假球团伙,并且他发现东欧的球员和教练比其他国家的队员或者教练更容易受到金钱的诱惑,而当时齐亚索的球员阿尔米尔·格季奇就是引路人,此人不仅自己接受了假球的任务,同时介绍了很多队员参与进来。这是他们工资的5倍回报。

进入2000年,陈薛荣的欧洲假球进展遇到了阻力,这个阻力来自于当年步他后尘在马来西亚杯的假球中的很多黑社会也进入了欧洲,所以陈薛荣意识到竞争对手很多,而欧洲足球国家太多,陈薛荣只是控制着小俱乐部,英超以及一些东欧版图,但意大利假球的线索他被另外几个东亚人干扰并未真正涉入,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介入意大利假球的呢?

根据威尔逊的说法:“2009年应该是陈薛荣真正意义上接触意大利的假球控制,他导演了很多意大利甲级和乙级联赛的假球,他很有经验,从意乙的阿宾奴列夫入手,这个球队亏损严重,随后他成了这个球队的幕后股东。”这个事情我们并不相信,于是我们调查了在2009年阿宾奴列夫的一些财务问题,在任何公开的注册资料方面,我们都没有发现有亚洲人的身影,更谈不上陈薛荣的入驻身份了,不过威尔逊在邮件说:“你们必须相信我,我像你们发誓,陈薛荣是阿宾奴列夫的股东之一,但他的身份我不知道用了谁的道具。”

威尔逊在邮件还写道:“2010年陈薛荣已经能够随便控制人和的意乙和意甲的比赛,意大利并未警惕到这个事情和陈薛荣有关。不过陈薛荣至少从意乙比赛获得400万欧元以上的好处,从意甲得到了超过1千万到1500万欧元的收入。”威尔逊说:“在我看来,意大利人都是蠢货,他们很容易被陈薛荣控制,陈仅仅向参与假球的意大利人分出了60万欧元他们就做了很多事情,陈薛荣比这些意大利的队员或者参与比赛的意大利当地势力赚到了更多的钱,但他始终没有露面,因为他认为自己露面后,可能意大利方面的地下团伙会非常愤怒这么多年来被一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小子管理了,会提高索要价码。”

威尔逊也透露了陈薛荣操纵假球的时候还将大量的资金用于中国市场的开发,因为他发现中国赌徒和欧洲赌徒不同,欧洲很多比赛会限制一些低级别赛事的比赛限额,这意味着一场比赛最终可能就有5000欧元的限制你就无法继续下注了,但在中国的地下赌球圈,情况完全不同,一场很低级的比赛可以下20次,很多的赌徒会失去理智在一场比赛中重复下注,这样哪怕是一个很一般的比赛也能得到超过100万美元以上的下注额,而通常这样的下注额在欧洲庄家那儿只能通过欧冠获得。所以陈薛荣认为中国的赌徒刺激了小联赛中的关注度。

威尔逊写道:“中国的地下庄家已经发现了陈薛荣可以改变比赛结果,于是当他们收到一笔可观的下注额买一只恐怕连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国家的球队胜利的时候,他们马上告诉陈薛荣,陈薛荣会在比赛开始到一半的时候联系东欧的博彩集团,很自然他们会让结果改变,这样的结果是,陈薛荣以及中国的地下庄家都能够让彩民的下注额变成失败的比分。举个例子,当萨格勒布迪那摩要和巴迪比赛时,如果有1000万下注萨格勒布迪那摩,有50万下注巴迪,那么我们会在比赛前得到消息说中国的庄家希望巴迪赢下比赛,反过来也一样,如果巴迪的下注额超过800万,而萨格勒布迪那摩的下注额只有500万,我们通常也会去修改比赛,前提是你得拿出一部分钱给那些参与假球的相关东欧联系人,如果我们评价双方的比赛没有多大油水,那么我们就会放弃合作的机会,所以中国的地下庄家不老实告诉我们他们到底收到多少钱,我们就不会做这些事情。只有告诉我们他们收到了真正的下注额,我们才知道拿出多少钱办这些事情,否则我们也赚不到钱了。”

我们结束了在新加坡的访问,最终参观了新加坡的足球学校,随后提供了我们的材料以及索取了很多关于这次过程的材料进行分析,我们相信威尔逊的说法不会有太多出入。在威尔逊给我们最后的一封邮件他继续强调陈薛荣:“很明显他隐藏在什么地方操纵全世界的比赛。新加坡至少还有五家隐藏的赌球集团,他们能掌控全世界大部分联赛的消息,如果这场比赛超过1000万下到某个球队上,我可以肯定这个比赛会被控制,陈薛荣有足够的方法安排他的眼线控制和修改比赛,他是假球的头号专家,他知道如何做假球,也知道如何控制那些小国家的联赛和国家队。例如委内瑞拉和摩尔多瓦比赛,萨尔瓦多和摩尔瓦多比赛,波多黎各和尼加拉瓜比赛,看起来没人了解的赛事他反而兴趣浓厚,国际足联能有什么办法?”

萨米尔曝光的这个消息很让人震惊!同时也让我们知道,违法赌球有多么大的危害,这不仅丧失了体育道德,违背了体育比赛公平竞争的精神,还告诫我们,不要参与非法赌球,这很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即便是足球彩票,我们也要理性购彩,切不可陷入太深,以免伤人伤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