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昏厥到苏醒还原埃里克森惊心动魄的14分钟

在丹麦对芬兰一战,出现了让全世界感到震惊的一幕,埃里克森在没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倒地。幸运的是,在,丹麦球员、主裁判、队医的一系列动作,让埃里克森在黄金时间里接受了治疗,起死回生,而心脏复苏术又一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比赛的第42分钟,在队友发出边线球之后,埃里克森回传之后,在没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突然倒在了地上。得球的德莱尼看到埃里克森倒地,第一时间就向场边招手。

就在附近的主裁判安东尼-泰勒也意识到了问题,仅仅用了5秒钟,就做出了让队医入场的决定。此时,包括布莱斯维特、德莱尼以及芬兰球员在内,都围在了埃里克森的身边。

看到埃里克森趴在了草坪上,飞奔上前的丹麦队长凯尔依靠经验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掰开了埃里克森的嘴,避免让他吞下自己的舌头。

同时,两名队医很快就跑入场内,在查看了埃里克森的情况之后,队医一边招呼担架入场,一边对埃里克森进行了心脏按压。短短1分钟之后,担架和急救人员就进入了球场。

意识到埃里克森的问题非常严重,队医对埃里克森进行了心脏复苏术,此时距离埃里克森倒地仅仅过去了2分钟。直到18时53分,埃里克森都继续在球场上接受治疗。3分钟之后,埃里克森被抬上了担架,并且戴上了氧气面罩。此时,照片清晰地显示,埃里克森已经恢复了意识。

从埃里克森第42分钟倒地,到第56分钟被担架抬离球场。在短短14分钟的时间里,从德莱尼招呼队医入场,到主裁判安东尼-泰勒5秒时间内做出决定,再到凯尔飞奔到前场掰开埃里克森的嘴、队医2分钟之内就对他进行心脏复苏术,这一系列正确而又迅速的决定,让埃里克森得到了宝贵的救治时间。

在心脏骤停之后,救治的最佳时间是4分钟之内,最为有效的方式则是徒手心脏复苏和电击除颤。仅仅过了1分钟,队医就对埃里克森进行了徒手心脏复苏,再过1分钟,队医又进行了电击除颤。丹麦球员、主裁判、队医2分钟之内的连续动作,让埃里克森在14分钟之后恢复了意识。在埃里克森被送往医院之后,欧足联、丹麦足协相继宣布埃里克森情况稳定。

足球并不能算是竞技体育里最危险的一项运动,但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心脏骤停和猝死时常发生在赛场上——据相关数据统计,从2004年到2017年,在赛场上猝死的人数就高达628人。为什么训练、饮食和康复都相当科学的职业球员也会遭遇心脏骤停?

经过长年专业训练和科学饮食的职业运动员,在身体条件和运动能力上都要比普通人看上去更加出色。然而,根据相关医疗机构的研究结论表明,职业足球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让球员的身体和技术更出色的同时,也存在着使运动员的心脏不堪重负而导致心脏结构病变的可能性。

“心源性猝死是异常凶险的心血管疾病,患者在病情基本稳定的情况下突然发生严重心律失常(一般为心室颤动或室性心动过速)导致迅速死亡。”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内科李毅刚主任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运动中心源性猝死的原因。

“不过,公众也不必对心源性猝死盲目恐慌、谈虎色变,随着医疗科技的进步,心源性猝死是可以预防的,有效手段也很多。比如不间断心电事件监测,通过连续、有效监测帮助医生及时、准确地明确诊断,为高危人群赢得宝贵的救治时间。”

心源性猝死,即心脏骤停导致的突然死亡。在发病时,心脏会发生快速的没有供血功能的胡乱跳动,发病以后,一般在1小时内死亡,甚至许多患者在数分钟以内便因大脑缺血缺氧离世。因此,心源性猝死一旦抢救不及时,死亡率极高。

李毅刚主任强调:“患者发生猝死事件前可以有心脏疾病表现,但猝死的发生具有突发、迅速、无法预测和死亡率高等特点,相当数量的患者是以猝死作为首发表现。”

事实上,埃里克森从倒地失去知觉到完成急救恢复自主呼吸,欧洲杯赛场上的这个“生死14分钟”,堪称一次经典的急救案例。

首先,在进行急救之前,需要判断患者的状态并且确认急救的环境是否安全。现场急救人员需要观察患者的胸廓起伏,先判断有无呼吸。

从埃里克森急救的整个过程来看,现场球员和急救人员进行了及时的前期处理:8秒之后,队医抵达现场;14秒后,舒梅切尔组织球员将空间留给队医;37秒,携带急救设备的医务人员冲进场地;52秒,AED设备抵达;1分36秒,医务人员开始心肺复苏。

剩下的就是专业的心肺复苏过程,其中包括了每分钟100-120次的专业胸外按压,以及胸外按压30次后的2次人工呼吸。

通过埃里克森的急救视频可以大致看到,在完成了AED除颤和CPR救援之后,埃里克森逐渐恢复了意识,并且在呼吸机的帮助下可以自主呼吸。

“其实,只要在黄金四分钟内救治,像美国和日本的猝死运动员救活率基本上保持在70%左右。”长期负责马拉松赛事救援的“第一反应”创始人陆乐曾经告诉记者,“只要现场的运动员或者志愿者能掌握心肺复苏的方法并且配合及时赶到的医生,这种应激性的猝死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救回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